《中庸》第33章


《诗》曰:“衣锦尚纲。”恶其文之著也。故君子之道,暗然而日章;小人之道,的然而日亡。君子之道,淡而不厌,简而文,温而理,知远之近,知风之自,知微之显,可与入德矣。

《诗经》说:“内穿锦缎,外面罩件麻纱衣。”这是为了避免锦衣花纹太显眼,所以,君子的道德深藏不露而又日益明显;小人的道德显露无遗而日益消亡。君子的道,平淡而从不厌倦,简朴而内有文采,温和而有条理,懂得远从近开始的道理,懂得风气有源头的道理,懂得微小的事物一定会显露的道理,这样,就可以进入道德的境界了。..〖查看详细〗

《诗》曰:“予怀明德,不大声以色。”子曰:“声色之于以化民,末也。”《诗》曰:“德辐如毛。”毛犹有伦。“上天之载,无声无臭。”至矣。

《诗经》说:“我思念你的光辉品德,从来不疾声厉色。”孔子说:“用疾声厉色去教育老百姓,是最拙劣的行为。”《诗经》说:“用德行教化人民轻易如举鸿毛。”这里的德还可用鸿毛来比较。不如“上天生育万物,既没有声音也没有气味”。这才是德的最高境界。..〖查看详细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