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曰:“天下国家可均也,爵禄可辞也,白刃可蹈也,中庸不可能也。”

【原文】
 
子曰:“天下国家可均也,爵禄可辞也,白刃可蹈也,中庸不可能也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孔子说:“天下国家可以治理平定,官爵俸禄可以推辞不要,雪白锋利的刀刃也可以踩上去,而中庸的道理却不容易做到啊。”
 
【思想】
 
孔子举了三个例子,治理国家、放弃俸禄、脚踩白刃,都是很难做到的事情,但有人还是做到了。中庸,看起来比这三件事情要容易,但真正做起来却难得多。孔子把中庸的道理说得这么难,是想引起人们的高度重视,希望人们极力提倡中庸、认真实行中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