哀公问政。子曰:“文、武之政,布在方策。其人存,则其政举;其人亡,则其政息。人道敏政,地道敏树。夫政也者,蒲卢也。故为政在人,取人以身,修身以道,修道以仁。

【原文】
 
哀公问政。子曰:“文、武之政,布在方策。其人存,则其政举;其人亡,则其政息。人道敏政,地道敏树。夫政也者,蒲卢也。故为政在人,取人以身,修身以道,修道以仁。
 
【译文】
 
鲁哀公询问关于治理国家的道理。孔子说:”周文王、周武王的政事都记载在典籍上。圣君贤臣在世,这些政事就顺利推行;圣君贤臣去世,这些政事也就废弛了。统治百姓的办法是勤于政事,治理荒地的办法是努力种植树木。这政事啊,就像地上的芦苇一样。要得到贤臣的辅助就要修养自身品德,修养自身品德就要遵循大道,遵循大道就要从仁爱做起。
 
【思想】
 
修身的基本原则是“仁”,而“仁”就是我们大家相亲相爱。朋友,你做到了吗?
 
【故事解读】
 
庄子见鲁哀公
 
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庄子身上穿着破衣烂衫,脚上穿着草鞋,走了很远的路,去拜见鲁国的哀公。鲁哀公看见他很高兴地说:“我们鲁国儒生多,但学习先生道家思想的人却很少呀!”庄子笑笑说:“鲁国的儒生很少的。”鲁哀公说:“我们鲁国遍地都是穿儒服的人,怎么能说儒生少呢?”庄子说:“我听说,儒生戴圆帽的懂得天时,穿方口鞋的知道地理,用五色丝绳系着佩玉的,很会决断。可是穿着儒服的人,未必懂得儒家的这些学术啊!哀公您如果认为我说的不对,为什么不在国内下一道命令,说不懂儒家学术却穿儒家服装的人,一律处死!这样您就知道鲁国到底有多少儒生了。”于是鲁哀公就在城门上贴了告示,一直贴了五天,五天之后鲁国上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再穿儒服了。
 
不对!只有一个男子穿着儒服,站在王宫的门前,他是一个真正的儒生。一旁的庄子笑着对鲁哀公说:“怎么样,整个鲁国就只有一个儒生吧,您还敢说鲁国的儒生多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