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非天子,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今天下车同轨,书同文,行同伦。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乐焉;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乐焉。”

【原文】
 
“非天子,不议礼,不制度,不考文。今天下车同轨,书同文,行同伦。虽有其位,苟无其德,不敢作礼乐焉;虽有其德,苟无其位,亦不敢作礼乐焉。”
 
【译文】
 
“如果不是天子,就不要修订礼仪,不要制订法度,不要考订文字。现在天下车子的轮距一样,文字的笔画一样,伦理道德一样。虽有天子的地位,如果没有圣人的德行,是不敢轻易去制定礼乐制度的;虽有圣人的德行,如果没有天子的地位,也是不敢轻易去制定礼乐制度的。”
 
【思想】
 
孔子认为制作礼乐的人,必须既有天子的地位,又有圣人的德行。这其实是在暗示当时的社会非常黑暗,有地位的人无道德,有道德的人无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