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哉,圣人之道!洋洋乎!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。优优大哉!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待其人而后行。故曰:苟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,温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礼。

【原文】
 
大哉圣人之道!洋洋乎!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[1]。优优大哉[2]!礼仪三百[3],威仪三千[4],待其人而后行。故曰:苟不至德,至道不凝焉。故君子尊德性而道问学,致广大而尽精微,极高明而道中庸。温故而知新,敦厚以崇礼。

【注释】
 
[1]峻极:极其高峻。于:至。
[2]优优:宽裕充足的样子。
[3]礼仪:经礼,典礼制度。
[4]威仪:曲礼,指礼的细节。
 
【翻译】
 
伟大啊,圣人的道德!充满于天地之间,使万物生长发育,它高及苍天,无所不包。真是充裕而又伟大啊,礼的大纲多到三百天,礼的细节有三千多条。一定要等那有才德的圣人出来才能够实行。所以说,假如不是像伟大的圣人那样具有最高的德行,那么伟大的道理就不会凝聚在他心中。因此君子一定要恭敬奉持天生的德行,广泛学习,探究事理,使学问和天赋德行日臻广大,达到精深高妙的境界,不偏不倚,遵循中庸之道。在学习方面,要做到温习已有的知识从而获得新知识;在道德修养方面,要使专诚之心更加充实,用以崇尚礼仪。
 
【思想】
 
如果想获得“道”,必须具备“德”。所以,君子要注意各方面的积累、修养。

【解读】
 
非常之事,必待人而行
 
《中庸》中赞叹圣人之道时这样说:“大哉圣人之道!洋洋乎!发育万物,峻极于天。”作者感慨圣人之道的伟大与崇高,不由得吐露出赞美之声来。的确,真正的圣人是无比伟大的。他们以自己内心的至诚来为人处世,始终保持一颗至诚至性之心,他们的思想与道合二为一,达到了洞彻天地的境界,让我们不由心生仰慕之情。
 
如同老子在《道德经》中所说的那样,圣人大都是“无为而无不为”之人。他们表面上看起来没做什么显眼的事情,却在成就着凡人难以达到的功业。他们不是无为,也不是不为,而是择善而行,大有作为。凡人有凡人要做的事情,圣人也有圣人的责任与使命。他们的使命是什么?也许我们可以引用北宋著名理学家张载的四句名言,那就是:“为天地立心,为生民立命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”
 
这四句话如果我们用现代性话语来讲,那就是“为社会重建精神价值取向,为民众确立生命的追求与意义,为前代圣人继承已绝的思想传统,为万世开拓太平基业”。这四句话,为儒家所追求的理想秩序奠定了永恒的精神基础。“为天地立心”就是发挥人的思维能力,理解和运用自然界的事物和规律,并且在社会中树立道德礼法规范。
 
《中庸》中说:“优优大哉!礼仪三百,威仪三千,待其人而后行。”就是在告诉我们,人世间的各种礼仪、各种规范,就是等待那些大圣大贤之人去推行、去普及。而古代圣贤的最大功绩,也在于他们把礼仪规范带到了人间,把教化洒向了大地的芸芸众生。
 
礼仪是人类社会得以存在与发展的基本原则和行为规范,它源于一颗美好而真诚的心灵,是人类社会进步的结晶、人类走向文明的标志。“礼”的内涵其实就是对别人的一种尊重,而“仪”就是这种尊重外化的产物,也可以说是“礼”的一种表现形式。礼仪的施行要求我们必备一定的德行与修养,没有德行作为基础,那么礼仪只能沦为一种做作,一种华而不实的空架子。人们真正看重的不是那一种仪式,而是仪式中所透露的一份以诚待人的善心。从圣人的角度来讲,作为肩负传播礼仪教化的圣人,他们自身首先要有很高的道德修为与人格境界,要有一颗至诚之心与爱民之心,有一种“拯救天下百姓于愚昧之中”的道德关怀。如果圣人自己无德无能,试问又怎么能教化众人呢?因此,非常之事得由非常之人才能做,而这里的“非常之人”则是那些品行端正、道德境界高深的君子。
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
    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