是故居上不骄,为下不倍。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;国无道,其默足以容。《诗》曰:“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。”其此之谓与。

【原文】
 
是故居上不骄,为下不倍[1]。国有道,其言足以兴;国无道,其默足以容[2]。《诗》曰:“既明且哲,以保其身[3]。”其此之谓与?

【注释】

[1]倍:同“背”,背弃,背叛。
[2]其默足以容:谓缄默不语,足以为执政者所容,因而也就可以远避灾祸。
[3]“既明”两句:这两句诗引自《诗经·大雅·烝民》。《烝民》是一首歌颂仲山甫(周宣王的臣子)的诗。
 
【翻译】
 
所以身居高位不骄傲,身居低位不自弃,国家政治清明时,他的言论足以振兴国家;国家政治黑暗时,他的沉默足以保全自己。《诗经》说:“既明智又通达事理,可以保全自身。”大概就是说的这个意思吧?
 
【思想】
 
儒家自孔子以后,基本都主张积极入世的思想,而反对以消极的态度为人处世。但是某些时候,又要学会变通,正所谓大丈夫能屈能伸,只是要把握好这一点很难,需要有非常好的道德修养。朋友们终有一天会长大,会面临很多意想不到的问题,关键时刻,我们要坚守自己的道德节操,做一个无愧于天地的人。
元芳,你怎么看?
  • 共有 0 条评论